科技建材 Technology And Material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建材 >> 科技创新    
黎明已经来了——向法国壁毯艺术大师吕尔萨致敬 | 孙铮
发布人:网站编辑  点击量:539  上传时间:2017-10-17 17:07:34  审核人:网站编辑  审核时间:2017-10-17 17:14

 

“黎明已经来了”是法国壁毯艺术大师吕尔萨生前为自己留下的用在墓碑上的铭文。黎明象征着黑暗过去,曙光来临,也预示着光明的到来。   

 

 

作者:孙铮

孙铮室内设计工作室 设计总监

 

2017年6月29日我应吕尔萨艺术基金会的邀请,开始了这次吕尔萨壁毯艺术的旅行。这次旅行对我而言远远超越了时空的概念,实现了我与吕尔萨精神世界对话的愿望。中国人讲究“因缘际会”。从偶然到必然,缘于对壁毯艺术的情怀。 

 

法国艺术家让·吕尔萨(1892~1966)被誉为二十世纪壁毯设计与编织艺术复兴者,是公认的现代壁毯之父。吕尔萨是中法文化交流的使者,1955年他随文化交流团来到中国,并与齐白石先生会面;1957年吕尔萨在北京举办个人展览。60年已经过去,吕尔萨在中国人们的记忆里虽说不像毕加索那么知名,但是,他在世界壁毯艺术中的地位是举世公认的。在我的记忆里第一次听到吕尔萨的名字是在2004年在上海举办的从“从洛桑到北京”第三届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上。  

 

 

—吕尔萨基金会主席 厄尔梅莱先生(右) 

 

吕尔萨作为现代艺术家,有着深厚的现代主义绘画功底,他同毕加索、马蒂斯、达利,被公认为二十世纪最有代表性的三位画家同处一个时代,由绘画艺术到壁毯艺术,吕尔萨找到了表达内心精神世界路径、找到了让艺术为大众服务并融入现代生活的载体。由此成就了法国传统壁毯手工制造业。1939年,吕尔萨与画家图桑·杜布瑞(Toussaint Dubreuil)和马塞尔·高麦里(Marcel Gromaire)来到法国古城奥比松(Aubusson)——这个自14世纪以来以壁毯编织业为主的小镇,开始新的壁毯艺术的探索,在形式设计上倡导 “回归自然”,以植物、花卉和昆虫等作为装饰图案的素材,以象征有机形态的抽象符号作为装饰元素,呈现出曲线错综复杂、富于动感韵律、细腻而优雅的审美趣味和更加广泛的审美取向。除去装饰语言、视觉传达的表象,我们感受到的是卢尔萨对自然、生命、人的赞美;太阳、星光、植物、动物与人构成了理想世界,这与中国道家文化推崇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宇宙观、哲学观有着内在的联系;有一点要说明的是,在他的作品中总能看到公鸡的形象,它被夸张变形赋予了强烈的人文主义色彩,这让我联想到了很多,高卢人是法国的一大民族,高卢雄鸡被誉为法国的国鸟。公鸡在法国心目里象征着勇敢;在中国, “鸡”与“吉”谐音,古人认为鸡是上天降临人间的吉祥物,能驱邪纳吉,带给人们光明和吉祥。鸡有“五德”: “首戴冠者,文也”; “足博距者,武也”; “敌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 “守夜不失时者,信也”。几千年来,鸡伴随着中华民族“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寒暑往来,乐此不疲。古人视公鸡为太阳鸟,是光明和太阳神的象征。面对着吕尔萨壁毯作品我感慨万端,中法文化交流需要吕尔萨这样的文化使者,他用艺术的语言开启我们用心灵沟通的窗户;打动我们的心,让我们走入一个人类渴望光明与和谐的理想世界。  

 

 

 

—吕尔萨和他的作品

 

 

 —高卢鸡 法国人民意志革命的象征 

 

法国旅行的第一站是昂热市,我们首先来到了建于中世纪的昂热城堡,这里收藏的著名巨幅手织壁毯《启示录》。该作品为“镇堡之宝”,它总长达107多米,高度达6米,由74幅画面构成。该壁毯表现的是《新约圣经》中《约翰的启示录》,即约翰预言世界末日和上帝的愤怒及其审判的故事。它是由宫廷画家Hennequin de Bruges 提供画稿和部分大样图,由巴迪耶(Nicolas Batille)织工场制作。该作品具有强烈的古典主义风格,无论在构图设计,形象描绘,色彩表现使编织工艺达到极致的状态,代表了当时壁毯艺术的最高水准。我想,这在当时可能是用来教化民众的,但在今天看来,它不仅体现了时代的造物技能和智慧,也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整个作品被收藏在古堡的底层,高大空间幽静而神秘,柔和灯光投射在壁毯上,为整个作品增加浓重的宗教色彩 。让我,让所有人得到心灵的洗礼并获得了一次从未有过的视觉体验 。对于古典宗教题材油画用手织毯工艺表现要求艺术和技术必须达到高度的统一,特别是对于以人物表现为主的宗教叙事题材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正因如此,当你完全沉浸其中的时候,当你不再惊叹表现技艺的时候那才是最高的艺术价值。

 

 

—吕尔萨巨幅现代壁毯《世界之歌》作品 

 

随后,我来到了吕尔萨艺术博物馆。吕尔萨创作的巨幅现代壁毯《世界之歌》(又名“活着的喜悦”)作品就收藏在这里。作品由十幅壁毯组成的,被悬挂在大厅的两侧,它们分别是:(1)巨大威胁(原子弹);(2)广岛人;(3)终结;(4)和平英杰;(5)水与火;(6)藏骸所;(7)香槟酒;(8)征服太空;(9)诗歌;(10)沙格雷的装饰。作品分别完成于1958至1966年。这是吕尔萨最后、也是最杰出的作品。吕尔萨本人曾对《世界之歌》有过这样的评述:“某些朋友的鼓动促成我着手进行这个大型创作。在某种意义上讲是一张充满现实素材的桌子,将伤痕、个人经历(恐怖、零乱、悲剧)全都混合、交错、交织和编结在这个漫长的探险历程中。”“对于试图正直生活的人而言,生活是糖和盐,甜和苦,痉挛和安详。”由此反映了艺术家对现实世界和生命终极意义的拷问。 

 

在这里你可以系统地了解吕尔萨艺术壁毯创作历程和个人成就。博物馆陈列着吕尔萨早期油画,陶瓷作品以及他学生的作品。在此你可以找寻到从壁毯艺术到现代纤维艺术作品为我们所呈现的“新壁毯运动”的脉络。 

 

 

—吕尔萨巨幅现代壁毯《世界之歌》作品

 

作为“新壁毯运动”这场艺术复兴运动中坚力量的吕尔萨。在他的影响下,许多艺术家都积极参与到这场奥比松的壁毯复兴运动中。在制作上,他开始与传统的精密复制绘画式的壁挂艺术发起挑战,充分发挥壁挂编织技艺并且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壁毯艺术语言,并倡导不断开发织物纤维的新材料、新技法、新语言。他这一时期的壁挂创作注重壁挂艺术自身语言的挖掘以及构成形式上自己表现和个性追求。并建立的新范式,为“壁毯”向“纤维艺术”的转向建立了基础。此后,1962年,在他的倡导下,法国文化部与瑞士洛桑政府共同创建了瑞士洛桑“国际古代和现代壁挂艺术中心”,并于次年举办了国际壁挂双年展。由此发展成为一场纤维艺术革命——新壁毯运动。 

 

我在想,吕尔萨被誉为二十世纪壁毯设计与编织艺术复兴者。这和他所处的时代存在着必然的联系性。诞生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新艺术运动”,推崇艺术与技术紧密结合的设计,推崇手工艺,要求设计、制作出的产品具备美观及实用性,所涉及的领域包括建筑、家具、室内装潢、日用品、服装、书籍装帧、插图、海报等,这是一次力求创造一种新的时代风格的运动。当时法国的奥比松壁毯工厂以复制传统壁毯为主。这种壁毯工艺在法国历史悠久,被称之为皇宫挂毯,其织作工艺繁杂,近似于中国的缂丝。据说,古堡展出的巨幅手织壁毯《启示录》耗时七年完成。因此,复制传统壁毯,这一古老手工产业濒临衰落。艺术家们希望冲破传统思想体制的束缚,试图在传统的艺术与手工艺领域开始新的尝试。从中世纪《启示录》到吕尔萨的《世界之歌》具有文化的传承发展又具有跨越时代的鲜明特征。

 

 

 —吕尔萨巨幅现代壁毯《世界之歌》作品 

 

7月29日上午,我和吕尔萨基金会主席厄尔梅莱先生在巴黎的吕尔萨故居相见。其所在街区曾是许多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聚居区,很多人都是吕尔萨的朋友。

 

吕尔萨故居是他的哥哥为他设计的。这是一座三层楼的建筑并带着小小的院落,建筑表皮为白色,其风格带有明显的现代主义特征,在我看来,具有柯布西耶建筑思想和建筑风格的痕迹;进入室内,从家具、壁毯及家具陈设都按着吕尔萨夫人的遗嘱,原封不动的保留到今天,这是对逝者的敬仰和尊重。  

 

 

—吕尔萨巨幅现代壁毯《世界之歌》作品 

 

基金会主席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讲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1955年,吕尔萨先生曾作为中法友好使者来到我国,他的著名壁毯“大公鸡”,作为戴高乐总统代表法国人民赠送给中国人民的礼物,赠送给了毛泽东主席表达了法国人民的友谊;而早在1950年毛泽东主席的《浣溪沙 和柳亚子先生》诗词中,“一唱雄鸡天下白”则意味着雄鸡报晓天将明,象征着中国由黑暗走到光明。这次中国之行是中法建交的前奏。1964年1月27日,戴高乐顶住了美国的压力,同新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使法国成为第一个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 

 

吕尔萨在中国期间,据说他独自到乡下住了几天,并从中国带回了毛笔,从此他改用毛笔来绘制壁毯画稿。这是一件非常耐人寻味的一件事;他还把在中国的感受写成了《中国游记》。吕尔萨的中国文化情结,又蕴含着怎样的情感?这让我心生敬佩的同时带来更多的是思考。  

 

 

—吕尔萨现代艺术壁毯作品 

 

1957年,吕尔萨来到北京举办了个人展。当时留学北京的保加利亚年轻艺术家万曼(Maryn Varbanov)被其作品深深的感染,其艺术创作思路受到极大的冲击。70年代,万曼任教于浙美(现中国美院),创立了中国唯一的壁挂艺术研究所,成为推动中国纤维艺术发展的重要人物,培养了大批中国纤维艺术家。万曼作为“新壁毯运动”的积极建构者,从中国传统“织毯”——“缂丝”中寻找传统与现代的关联性并以东方的视角反观西方现代艺术,为东方提供平等的对话平台。他的学生们在80年代与老师万曼一起踏上了“瑞士洛桑国际壁毯艺术双年展”的舞台。为中国艺术家开始在全球艺术视域中崭露头角;中国艺术家在现代艺术运动中的建构发挥了作用。

 

吕尔萨提倡艺术为人民的创作思想。他和建筑师,家具设计师共同合作让作品走入现代生活,使艺术价值和思想维度为现代社会所接受并得到广泛的认同,这种思想境界无愧时代所赋予的责任。这是我们真正需要扣心自问的……  

 

 

—吕尔萨艺术博物馆 

 

旅行结束了,对于吕尔萨壁毯艺术精神世界的探究也只是开始。 

 

吕尔萨作为中法文化交流的使者,把他的壁毯艺术和对人类生存现实和美好未来的思考,变成一颗种子播撒在我们心里,而对于我们能够告慰吕尔萨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呢? 

 

我相信壁毯艺术为我们展现的精神世界一定是光明和美好的,因为“黎明已经来了”。  

 

文章来源:《河北建筑装饰》杂志31期【人文·科技】栏目

主办:河北省建筑装饰业协会 技术支持:常宏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地址:石家庄市鹿泉区上庄镇槐安西路395号河北建研科技研发中心9号楼1单元6楼
电话:0311-89179551 E-mail:hbjzzsxh@126.com 总访问量:12552072